莫勿

=沐
这里沐子,喻黄不逆不拆

喻黄可能是唯一能让我坚持下去的希望了。人间不值得。

一个置顶

虽然根本没有几个fo……但还是搞个置顶……给大家伙避避雷_(:з」∠)_
这里沐子,一个文废+画渣,不定期诈尸,大部分时间都在躺……最近应该要回到学校蹲着(◔◡◔)
脾气不好,但是太懒,不愿意参与撕逼,对ky有强烈恶感,看到就想锤。
对于可爱的小姐姐无法抵挡,喜欢和人唠嗑,受到评论会非常开心!是个话痨重症晚期(๑❛ᴗ❛๑)

墙头很多,本命喻黄,喻文州黄少天双担( ´▽` )
一直在全职圈待着,cp喻黄重度洁癖不拆不逆
其他cp杂食,偏爱正副队。
注意:不吃all向!!!任何all向都不吃!!只吃1V1cp!
欢迎大噶来和我玩Ծ ̮ Ծ

#推文#《拨云见日》#

  开学前夕来赶一趟末班车,推一篇我最喜欢的校园pa,是七元太太的《拨云见日》怕打扰太太,不艾特了。文章连接在评论
  这篇的设定就很吸引人,不良鱼的设定比较少见,但是太太写得非常带感。
  我是非常喜欢鱼武力值高这个设定的,不良少年也是相当戳我。在小巷子里一挑四不费力的文州,A到我腿软!而且太太笔下的鱼非常之撩,壁咚接吻咬耳垂,一条龙安排!撩里又带着蔫坏,考试的时候暗搓搓地画天天,还故意给人家看到;还有让天天假装扭脚然后去坐车;还有那个面对教导主任时的机智,萌的我心肝颤啊!
  好学生天天的设定我也相当喜欢,面对同学们口中说的不良少年,丝毫不虚。让方便面那一段真的有点小坏,而且还特别有责任感,是自己的错就勇于承担。告白答应得也是非常干脆,是心里的那个少年风发的天了!
  太太所描写的高中生活也非常真实,符合大部分学生的生活,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所以这篇的喻黄读起来也很舒服,那种青涩的少年恋爱,真实心动了!
  这里还有涉及高考的描述,太太也说的特别好,这条路,每个人都只能独自走完。
  这里面的感情戏也非常动人,鱼鱼因为不良少年的身份而被同学们害怕,疏远,刚开始的文州是相当孤独的,没有人敢靠近他。但是少天不一样,他一点都不忌惮文州,是真心对他好,慢慢让文州能走进集体中。真的是非常感动了。
  拨云见日这个名字,在我看来,就像少天对于文州,是一道亮眼的光,驱散心中的阴霾。

*摘录:
  #十多分钟在考试当中过得很快,铃响以后满考场都是悉悉索索纸片摩擦的声音,黄少天收拾着东西,忽然看到喻文州把草稿纸立了起来一副整理的样子。
  他一愣,密密麻麻的草稿当中有铅笔画着的自己。
  喻文州侧过头来冲他笑了一下。

#  考试周的时间都不是按正常速度流逝的,最后一门的结束铃响起的时候整个教室的氛围都不一样了,什么试卷什么题目都见鬼去吧,是时候来考虑寒假应该干什么了。
   黄少天也松了一口气,他总算可以不在喻文州的视线范围内发毛了。
   他起身的时候让别人先走了,教室门口堵着一堆人缓慢地通过,忽然旁边一个人凑过来说了一句:“下学期见。”

#  他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自己认为十多年人生中最冒险的决定。
    他们对视了几秒,喻文州当然不知道黄少天内心是如何天人交战的。他看到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袋泡面拿到手上使劲捏了几下,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光听咔吱咔吱的声音就知道里面有多么惨绝人寰。
    难得轮到喻文州愣了一下,他还没搞清楚黄少天这是在干嘛,对方就又把那袋泡面放回了原位。
   他冲喻文州笑了笑,稍微露出了虎牙,看起来可爱又不失帅气。连喻文州都不禁感慨,难怪老师同学都喜欢他。
   “让给你。”黄少天笑眯眯地说。

#  难得轮到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在想什么,他顿了顿,回答道:“待人之道而已,但是对你绝对不是应付。”
   “你都不跟我商量一下。”黄少天闷闷地说。
   喻文州哑然失笑:“你是因为这个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黄少天忽然提高了声音,随即意识到他们还没走出行政楼,又将声音压低,“是我造成的也应该由我来承担,不管是被骂也好被处分也好都是我应得的,我不需要你来护着,你这样我会很过意不去的……”
   他的语气慢慢软了下去,头也低着,眼睛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你肯定觉得我现在特别糟糕,自以为是,还狗咬吕洞宾,随你想了,建议你最好早点看清我,现在反悔还有机会,不然我真的会喜欢你的。”
   喻文州忽然停下脚步,黄少天有些疑惑地转过身,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  其他学生都在收拾东西往自己的考场走去,教室里充斥着椅子和地面碰撞的声音,没有人有心思去管别人如何。他们行色匆匆,脸上是紧张期待和一系列复杂的情绪揉在一起的表情。
   这是他们高中的最后一战,每个人都只能独自走完。
   嘈杂中喻文州侧过头,拿起笔记本挡在前面,轻轻压上了黄少天的唇。

爱生活,爱喻黄,爱太太
祝大家吃粮愉快。

【喻黄】梦醒时见你

  emmmmm……这感人的阅读量……小透明也会被限流吗……
  特别开心,来个小甜饼, 依然是六十分的梗
  没写生贺有点愧疚,当做生贺的补票好了hhhh
  *我流喻黄,食用愉快
  *欢迎评论♥

  日光已经破开清晨时积聚的薄云,照入这座刚刚清醒的城市。
  喻文州也才从难得慵懒的睡梦中拔出,而脑子也还不大清醒。身下柔软的床和怀里温暖的触感让他微微清明。
  是个难得的假日。
  退役后两人也从事了不同的事业,喻文州则是去了联盟总部,而黄少天去做了解说。
  两人对自己的职业规划也非常清楚,依然是怀着同样的热情去投身自己的新事业——这热情还是同样属于对荣耀的热爱。
  所以两人也就忙了起来,明明已经退役,住在了一起,可两人皆常常在外奔波,却比在役还更少见面。
  这次的假期便更显得弥足珍贵。
  喻文州把昨晚的记忆在脑子里梳理了一下,清醒了不少,然后悠悠睁开眼睛。
  一睁眼,便看见怀里的黄少天。
  黄少天昨天才飞回来,加上昨晚折腾了不久,现在还在深眠的状态。一片斑驳的胸口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还伴着些许呼吸声。
  黄少天眼睛紧闭着,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像欲展翅的蝴蝶。再向下看,黄少天嘴巴微微张着,露出可爱的舌头,红润的嘴唇看起来有些干,让喻文州忍不住想去吻他。
  喻文州的确这样做了。
  他略微附身,轻轻地在黄少天的唇上吻了一下。
  或许是喻文州的动作太轻,又或许是黄少天睡得太熟,黄少天没有醒。
  喻文州的眼神不自觉地温柔下来,静静地望着黄少天安静的睡颜。思维又不经意地发散开来。
  喻文州想到了十八岁的黄少天。
  彼时两个少年的关系比之前缓和了不少。年纪还轻,自然有些少年意气。不过少年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论是吊车尾这个称呼还是魏琛的离去,都没有让两人间形成隔阂。
  相反的是,黄少天越发对喻文州感兴趣,也慢慢地开始主动和他讨论战术,试着配合作战。而喻文州,也不像原来一样对黄少天不冷不热,多了温和,多了细致。他也会静静聆听黄少天的喋喋不休,感觉好像也不是那么难熬。
  就这样,两个少年,一个主动上前,一个张开双臂。
  他们终将拥抱在一起。
  那个晚上似乎与每一个普通的夏夜没有区别。但那时的喻文州总感觉空气是热的,风也是燥热的,让人睡不着。
  其实令他不眠的,既不是空气也不是风。他脑海里还回想着,今天方世镜对他说的话。喻文州没有丝毫意外,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他进入训练营的第一天,就是为了这个目标。但外人再怎么看着波澜不惊,他心中还是有些紧张。
  他再怎么少年老成,怎么冷静沉稳,他终究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少年。面对队长这一头衔,他没来由的,有些不知所措。
  门外传来敲门声。
  喻文州起身开门,门外是抱着枕头的黄少天。他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眼眸中闪着光,对喻文州呲牙一笑,轻快的少年音响在耳边,
  “文州啊,我来借个宿,你不会不答应吧。”
  喻文州失笑,他向来拒绝不了黄少天。黄少天当然也理所当然的,抱着枕头瘫在了喻文州床上。
  借宿的人好像完全没有宿的自觉,躺在床上便又滔滔不绝。说的也是关于自己的未来,以及蓝雨的未来。
  黄少天具体说了什么,还有自己具体答了什么,都早已流失在记忆长河中。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两人躺在床上,黄少天说,他听,一边听一边看着黄少天的脸,在暖色的光晕下,显得更加柔和。还能看见脸上细小的绒毛。大眼睛眨巴眨巴,眼眸里好像真的有星星。
  喻文州不禁出了神,怪不得大家认为黄少天是太阳,他那光芒比太阳还更耀眼。
  黄少天到底说了多久,两人什么时候才睡着的,也早已忘却。喻文州依稀记得自己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和黄少天一起,在众人的欢呼中,一同捧起冠军奖杯。
  当他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便看见了黄少天的睡颜,和现在的如出一辙。
  现在的喻文州也说不清楚,当时的自己,对黄少天到底怀有怎样的感情,是把他看做队友,搭档,还是喜欢的人。
  但他知道,自己眼前这睡着的人,是他生命里最耀眼的光芒。
  喻文州回过神来,伸手将黄少天拥得更紧了些。这时黄少天也迷迷瞪瞪地睁了眼,看到眼前熟悉的温柔笑意又将头埋了回去,含糊不清的说,
  “文州,我梦见了我们第一次拿冠军的时候。”
 

感谢你看到这里♥可以给我一个评论吗?

 
 

 

我最好的剑圣少天,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喻黄】甜蜜烦恼

突然诈尸,写写60分的梗,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我流喻黄,撒糖不要钱
*1500字短打,食用愉快
*欢迎评论

  黄少天有个甜蜜的烦恼,自家队长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说起来大家都可能不大相信,对外一本正经,温和有礼的喻文州,居然是个喜欢撒娇的主。
  就连同他最默契的黄少天,也是在两人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才发现这一点。
  刚开始还没有在队里公开,还算收敛一些。只是一回到宿舍,就要抱一下,然后就亲黄少天的耳垂,亲额头,亲鼻尖,亲嘴唇。有时还要在黄少天的耳边吹气,讲些黏黏糊糊的情话。经常要把黄少天弄个大红脸才肯罢休。
  哄他起床的时候,那股撒娇的劲就更盛了。整个人在被窝里蜷成一团,睡眼朦胧地看着黄少天,嘴里嘟嘟囔囔让黄少天亲他才肯起床,嘴角还带着一点微笑。
  那微笑不是在记者会上的那种官方式微笑,也不是他常常挂着的礼节性微笑。那种微笑,在外人看来不大适合冷静沉着的蓝雨队长,看着甚至带了些傻气。
  可黄少天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完整的,他的喻文州。褪去面对外人的面具,他毫无防备地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在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最见不得他这种样子,心头软塌塌一片,哪还能说出什么狠话来。只能俯下身子,顺着他的话去亲他的脸,轻声细语地哄他起床。
  到后来队里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这股劲更变本加厉起来。动不动就要抱抱,在指导复盘的时候,还要在黄少天的肩膀上蹭来蹭去,活像只求抚摸的大猫。对于这些堪称屠狗的行为,其他队员纷纷表示,没眼看。
  不过除却这些孩子气的行为,喻文州各方面都算是十佳男友。这个甜蜜的烦恼其实也没有怎么困扰黄少天。他们是恋人,喻文州照顾了他那么多,他也乐得宠着喻文州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癖好。
  但是在黄少天被一身酒气的喻文州抱住的那一刻,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
  虽然说职业选手对酒比较忌讳,但二人现在都已经退役,而喻文州也算是个名人,同学聚会上没少被灌酒。即使喻文州酒量不错,但也经不住这样喝,自然是醉得不行。
  醉酒的喻文州杀伤力惊人,粘人劲比平时高了一个度,头埋在他的肩窝,一个劲地蹭着,头发扫过他的脸颊,痒痒的。黄少天心里疯狂吐槽,可面上却又什么都表露不出来,只能反抱住喻文州,任他在自己的肩上作乱。
  喻文州蹭够了,便抬头凝视着黄少天,带着水雾的眼眸表现出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事实,可这眸里却又含着无限的深情,让黄少天恨不得醉死在这双眸子里。喻文州看着看着,又露出一抹傻傻的笑容。
  黄少天还在发愣,喻文州又用自己的脸蹭蹭黄少天的脸,张口含住黄少天的耳垂。
  黄少天被他这突然袭击吓着了,向后瑟缩了一下,又没挣脱喻文州的怀抱,耳朵尖都笼上了一层红云。
  喻文州松开他的耳垂,又恶作剧似的在他耳边吹出滚烫的酒气,含糊不清地呢喃着黄少天的名字。
  黄少天脸更红了,明明是老夫老夫了,什么骚话都听过,怎么就偏偏抵挡不住喻文州的一句少天。
  又腻歪了一会儿,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才微笑着表示自己该去洗澡了,然后便脚步飘忽着走向浴室。
  喻文州差点在浴室里睡着,他太累了。他松松垮垮的套上浴袍,踢踏着脚步走向卧室。
  黄少天听到声音,连鞋都来不及穿,赶紧跑出去扶他到床上。
喻文州倒在床上,眼睛半闭半睁,依旧是微笑着看着黄少天,眼里还是迷离的醉意。
  黄少天把空调被扯过来给两个盖上,嘴里还嘀嘀咕咕:“你瞧你这醉得,明天早上头不痛死才怪。怎么那么缺德呀,给你喝那么多酒……”
  喻文州把他拉进怀里,嘴唇温柔的吻在眼角,依旧是那种撒娇的语气:“下次不会了。”说着便把下巴搁在黄少天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黄少天稍稍与喻文州拉开一些距离,安静的看着他颤动着的睫毛。突然喻文州又睁开眼,在黄少天耳边说:“少天晚安。”
  黄少天微笑起来,轻声应他:“嗯,晚安。”说完便朝喻文州怀里拱了拱,也闭上了眼。
  至于黄少天这甜蜜的烦恼该怎么解决。
  黄少天表示,能怎么办,自己家的男朋友,怎么都得宠着。

*感谢你看到这里
*可以给我一个评论吗?
 

 
 
 
 
 

字写得菜的抠jio
但是我对少天的爱是真真的!
希望18岁的小剑圣,能无往不利,披荆斩棘
世界上最好的少天,18岁生日快乐!

我想送你最好的成人礼

【喻黄】我一见你就笑

文州生日快乐啊,永远爱你❤❤
欢迎评论,来和我玩啊

  黄少天又转过了身。
  喻文州低着头,在他的那个小本子上写着什么。他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但嘴却还是紧紧地抿成一线。他表情淡漠,一言不发。空气中似乎划出了一道看不见的界限,将喻文州与其他人隔开来。
  热闹不属于他。
  喻文州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望向黄少天。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别开目光,就直直陷入了喻文州的眸里。
  那对眸子深邃得似一池古潭,波澜不惊。
  一对上那双眸,那熟悉的感觉便卷土重来。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
  他心里暗叫不好,忙转过身去,不去看喻文州。
  又是这样!黄少天暗想。
  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却陡然添了一道光。

  黄少天最近有些不正常。
  不是说心理上,也不是说行为上。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了个特异功能,
  他一看见喻文州就笑!!!!
  也不能说是看见喻文州就笑,就是他和喻文州一对视,他就会笑。而且根本控制不住,像是身体的本能。就算是他心里再怎么抗拒也无济于事。就像是有一股力,牵引着他的脸部肌肉。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黄少天想。
  好像是喻文州三胜魏琛那时。
  那时全训练营的人都惊呆了,自然也包括黄少天。他根本不敢相信,一个手速垫底的吊车尾,居然能赢过经验丰富的魏琛,而且还是三次。
  连黄少天都没有做到的事,喻文州居然做到了。
  少年们都在窃窃私语。喻文州却像是听不见,脸上也没有什么喜悦的样子。他站起身,对魏琛鞠了一躬。又转过头,朝黄少天的方向看了一眼。
  黄少天与他的那双眸对上的瞬间,浑身一个激灵,那股感觉便从心里爬满全身,刺激着他的脸部肌肉。
  黄少天笑了,对着喻文州。
 
  从那以后,黄少天就发现了自己只要对上喻文州的眼睛,就忍不住会笑。
  这体质实在是太鸡肋了!!黄少天超级懊恼。
  虽说他对喻文州早已没有了偏见,可是,他黄少天走得可是“社会你天哥”的范,老在喻文州面前傻笑多跌份啊!更何况他还是自己未来的队长。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黄少天在躲他。喻文州心想。
  这时,魏琛已经离开了蓝雨。而方世镜的表示也很明显了。
  蓝雨今后会有双核——黄少天和他。
  他们快要出道了,可是黄少天这个态度……
  喻文州并不讨厌黄少天。
  虽然黄少天老是叫他吊车尾,心里其实柔软得不行,看着他晚上起来偷偷训练,还会别扭得提醒别着凉了。要是其他人刻意地嘲讽他,黄少天还会冷冷地制止,甚至去反驳。
  喻文州想着,没来由地,觉得黄少天有些可爱。
  是挺可爱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眼睛眯着,红润的嘴唇微微抿着,嘴角上扬。有时开心地大笑,还会露出尖尖的虎牙。活像只奶猫儿。
  喻文州想着也忍不住笑起来。
  但黄少天这几天看见他就扭头,像是看见鬼一样,蹭蹭蹭地跑掉。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找黄少天谈谈了。

  被喻文州拦在宿舍门口时,黄少天整个人都是懵的。
  靠靠靠靠靠怎么回事?!喻文州怎么突然来找我,我该怎么办?黄少天脑子里弹幕狂刷。
  “喻……喻文州,你有什么事吗?”黄少天头埋得低低地,生怕又跟他对上眼。
  喻文州的声音轻轻的:“你这么怕我?”
  “谁怕你了!”黄少天声音陡然高了起来,头却还是没有抬起来。
  “不怕我的话,怎么连看都不敢看?不是怕我,那是讨厌我?”喻文州摇摇头,又继续说道,“我来找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马上就要出道了又是搭档……”
  “你要是真的讨厌我……”
  喻文州还没说完,黄少天却突然抬起头,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又笑了起来,虎牙都露了出来。
  “我不讨厌你,我未来的队长。”
  喻文州愣了神,他好像看见了光。
  他也笑起来,
  “那就麻烦少天以后多多担待了。”

  那个晚上以后,黄少天对自己这个体质也没这么抗拒了,因为他发现,喻文州这个人其实还挺好的。
  训练营里看起来很冷漠,其实人温和得不行。他对人都带着温和的笑,似春风拂面。
  黄少天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喻文州训练营时为什么怎么高冷。
  因为那时大家都不待见我,还不如少说些,多做些。这是喻文州的原话。
  黄少天现在一想到这句话,心里总还泛着点苦。

  那时他们才刚出道,就扛起了正副队长的担子。毕竟是新人,经验自然不如其他前辈丰富,且队员之间磨合不够,蓝雨的成绩也就不佳。
  喻文州作为队长,自然扛下了最大的压力。
  他的战术还没有得到最大化的发挥,剑与诅咒的名号还没有打响。其他人眼里看见的,只有喻文州那最大的弱点——手速。
  发布会上的记者嘴上不饶人,一连串问题都是针对喻文州,明里暗里讽刺他的手速。
  黄少天在一旁听得快要爆发,张嘴几次想反驳回去都被喻文州制止。
  他不解地去看喻文州,十几岁的少年,侧脸已经棱角分明,眼神中带着他特有的隐忍。
  喻文州算是把蓝雨的失利全都算在了自己头上。黄少天越听心里越憋屈,喻文州虽是笑着说出这些话,他却能感觉到喻文州心底的无奈和失落。
  黄少天低着头,一言不发。
  发布会终于在记者的长枪短炮之下结束,气氛却还沉闷着。
  喻文州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对记者如此尖锐的问题,不介意是不可能的。离开了镜头,喻文州整个人都有些萎靡。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里也不好受。
  他伸手过去,抱住了喻文州。
  喻文州有点懵,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环住了黄少天的腰。
  黄少天低着头,没看他,声音闷闷的:“你不要老是把错揽在自己身上。那些记者知道什么……”
  喻文州笑了,声音很轻,带着不易察觉的失落感,“没事的,我是队长嘛。”
  “我们不是双核吗!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担,”黄少天声音大了一些,“以后!你不许把错都算在自己头上!”
  黄少天抬起头来看他,大眼睛湿漉漉的,但又带着点凶,对着他的眼睛。
  他咧着嘴,对着喻文州笑得灿烂。
  喻文州像看见了太阳,这个笑像雨后的阳光,破开他心里的阴霾,暖了他的心,在他心里,拉开一道彩虹。
  他隐约听见一句话:
  “这是真心的。”

  蓝雨前进得并不顺利,虽然配合好了许多,然而,黄少天作为蓝雨闪耀的王牌,在新秀墙上撞得头破血流。
  黄少天输得不难看,但记者们的利嘴可不会放过他。一个个尖锐的问题直刺黄少天,将他的心扎的千疮百孔。
  黄少天本来就因为输了比赛而自责不已,现在又要面对来势汹汹的记者,纵然他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可面对如此尖锐的指责,想不介意都难。
  幸好他不是独自面对。
  黄少天眼角已经有些发红,嘴紧紧抿成一线,一言不发。
  可眼神却依然锐利如鹰。
  他那双眸里映着喻文州的身影,喻文州挡在他身前,为他挡住一切流言蜚语。
  就像游戏中,夜雨声烦骑士般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一般。
  黄少天突然感觉鼻子发酸。
  幸好发布会已经结束。

  回到蓝雨,黄少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耷拉着头,像只淋了大雨的小狗。
  喻文州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回到他们俩的宿舍,他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拉黄少天,
  “少天,难过就哭出来吧。”
  黄少天浑身一激灵,还想嘴硬,
  “我,我才不难过……”
  可话一出口,却是他自己也不敢听的沙哑。
  喻文州握住他手臂的手又紧了几分。
  黄少天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一和喻文州待在一起,那股汹涌的泪意就这么也止不住。
  他低着头,脑子已经成了一团浆糊,只有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兜兜转转——
  不能在喻文州面前哭,绝对不能。
  鬼使神差地,黄少天想起了自己的特异功能。
  他抬头看向喻文州。
  出乎意料地,黄少天对上喻文州的眼睛,熟悉的感觉却没有出现。
  那双眸还是记忆中的那么深邃,但好像又参杂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少天最后一丝理智,断得一干二净。
  他紧紧扯着喻文州的衣领,浑身都在发抖,大颗泪水尽数打在地上。
  喻文州觉得这泪也打在他心上。
  他抱住了黄少天。

  那天过后,黄少天的特异功能似乎就消失了。日子依然像流水一般,不快不慢,悄悄地流逝着。

  但是那个夏天,喻文州永远都忘不了。
  看着屏幕中的王不留行倒下,荣耀两个大字在屏幕上出现,如此耀眼。喻文州觉得这一切都不大真实。
  一走出房间,便被飞扑而来的黄少天紧紧搂住,“队长队长队长,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喻文州有一瞬晃神,旋即也反抱住黄少天,话中满是轻快的笑意,“对,我们,赢了。”
  很快,蓝雨的其他队员也相继拥了上来,大家抱在一团,语气难掩激动,眼角也不知不觉染上了红。
  当沉甸甸的冠军奖杯捧在手心,纵然喻文州平时冷静如冰山,此时鼻头也不免发酸。
  他不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台下已经成了一片蓝色的海洋,此起彼伏的欢呼呐喊大到快要掀翻场馆。
  他一直坚信这个场景会属于他们,从出道开始。
  他也见到了这个场景,不是梦里。
  他转头看向黄少天,对方也在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着晶莹的光,他从这对眸中看到了自己。
  他微微弯起眼睛,笑了。
  黄少天还是看着他,也笑了出来,明亮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他们就这样相视而笑,一同将奖杯举过头顶。
  场馆里一片欢腾,他凑到了黄少天耳边。
  他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他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但嘴却还是紧紧地抿成一线。他表情淡漠,一言不发。空气中似乎划出了一道看不见的界限,将喻文州与其他人隔开来。
  热闹不属于他。
  喻文州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望向黄少天。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别开目光,就直直陷入了喻文州的眸里。
  那对眸子深邃得似一池古潭,波澜不惊。
  一对上那双眸,那熟悉的感觉便卷土重来。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
  他心里暗叫不好,忙转过身去,不去看喻文州。
  又是这样!黄少天暗想。
  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却陡然添了一道光。

  黄少天最近有些不正常。
  不是说心理上,也不是说行为上。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了个特异功能,
  他一看见喻文州就笑!!!!
  也不能说是看见喻文州就笑,就是他和喻文州一对视,他就会笑。而且根本控制不住,像是身体的本能。就算是他心里再怎么抗拒也无济于事。就像是有一股力,牵引着他的脸部肌肉。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黄少天想。
  好像是喻文州三胜魏琛那时。
  那时全训练营的人都惊呆了,自然也包括黄少天。他根本不敢相信,一个手速垫底的吊车尾,居然能赢过经验丰富的魏琛,而且还是三次。
  连黄少天都没有做到的事,喻文州居然做到了。
  少年们都在窃窃私语。喻文州却像是听不见,脸上也没有什么喜悦的样子。他站起身,对魏琛鞠了一躬。又转过头,朝黄少天的方向看了一眼。
  黄少天与他的那双眸对上的瞬间,浑身一个激灵,那股感觉便从心里爬满全身,刺激着他的脸部肌肉。
  黄少天笑了,对着喻文州。
 
  从那以后,黄少天就发现了自己只要对上喻文州的眼睛,就忍不住会笑。
  这体质实在是太鸡肋了!!黄少天超级懊恼。
  虽说他对喻文州早已没有了偏见,可是,他黄少天走得可是“社会你天哥”的范,老在喻文州面前傻笑多跌份啊!更何况他还是自己未来的队长。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黄少天在躲他。喻文州心想。
  这时,魏琛已经离开了蓝雨。而方世镜的表示也很明显了。
  蓝雨今后会有双核——黄少天和他。
  他们快要出道了,可是黄少天这个态度……
  喻文州并不讨厌黄少天。
  虽然黄少天老是叫他吊车尾,心里其实柔软得不行,看着他晚上起来偷偷训练,还会别扭得提醒别着凉了。要是其他人刻意地嘲讽他,黄少天还会冷冷地制止,甚至去反驳。
  喻文州想着,没来由地,觉得黄少天有些可爱。
  是挺可爱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眼睛眯着,红润的嘴唇微微抿着,嘴角上扬。有时开心地大笑,还会露出尖尖的虎牙。活像只奶猫儿。
  喻文州想着也忍不住笑起来。
  但黄少天这几天看见他就扭头,像是看见鬼一样,蹭蹭蹭地跑掉。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找黄少天谈谈了。

  被喻文州拦在宿舍门口时,黄少天整个人都是懵的。
  靠靠靠靠靠怎么回事?!喻文州怎么突然来找我,我该怎么办?黄少天脑子里弹幕狂刷。
  “喻……喻文州,你有什么事吗?”黄少天头埋得低低地,生怕又跟他对上眼。
  喻文州的声音轻轻的:“你这么怕我?”
  “谁怕你了!”黄少天声音陡然高了起来,头却还是没有抬起来。
  “不怕我的话,怎么连看都不敢看?不是怕我,那是讨厌我?”喻文州摇摇头,又继续说道,“我来找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马上就要出道了又是搭档……”
  “你要是真的讨厌我……”
  喻文州还没说完,黄少天却突然抬起头,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又笑了起来,虎牙都露了出来。
  “我不讨厌你,我未来的队长。”
  喻文州愣了神,他好像看见了光。
  他也笑起来,
  “那就麻烦少天以后多多担待了。”

  那个晚上以后,黄少天对自己这个体质也没这么抗拒了,因为他发现,喻文州这个人其实还挺好的。
  训练营里看起来很冷漠,其实人温和得不行。他对人都带着温和的笑,似春风拂面。
  黄少天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喻文州训练营时为什么怎么高冷。
  因为那时大家都不待见我,还不如少说些,多做些。这是喻文州的原话。
  黄少天现在一想到这句话,心里总还泛着点苦。

  那时他们才刚出道,就扛起了正副队长的担子。毕竟是新人,经验自然不如其他前辈丰富,且队员之间磨合不够,蓝雨的成绩也就不佳。
  喻文州作为队长,自然扛下了最大的压力。
  他的战术还没有得到最大化的发挥,剑与诅咒的名号还没有打响。其他人眼里看见的,只有喻文州那最大的弱点——手速。
  发布会上的记者嘴上不饶人,一连串问题都是针对喻文州,明里暗里讽刺他的手速。
  黄少天在一旁听得快要爆发,张嘴几次想反驳回去都被喻文州制止。
  他不解地去看喻文州,十几岁的少年,侧脸已经棱角分明,眼神中带着他特有的隐忍。
  喻文州算是把蓝雨的失利全都算在了自己头上。黄少天越听心里越憋屈,喻文州虽是笑着说出这些话,他却能感觉到喻文州心底的无奈和失落。
  黄少天低着头,一言不发。
  发布会终于在记者的长枪短炮之下结束,气氛却还沉闷着。
  喻文州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对记者如此尖锐的问题,不介意是不可能的。离开了镜头,喻文州整个人都有些萎靡。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里也不好受。
  他伸手过去,抱住了喻文州。
  喻文州有点懵,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环住了黄少天的腰。
  黄少天低着头,没看他,声音闷闷的:“你不要老是把错揽在自己身上。那些记者知道什么……”
  喻文州笑了,声音很轻,带着不易察觉的失落感,“没事的,我是队长嘛。”
  “我们不是双核吗!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担,”黄少天声音大了一些,“以后!你不许把错都算在自己头上!”
  黄少天抬起头来看他,大眼睛湿漉漉的,但又带着点凶,对着他的眼睛。
  他咧着嘴,对着喻文州笑得灿烂。
  喻文州像看见了太阳,这个笑像雨后的阳光,破开他心里的阴霾,暖了他的心,在他心里,拉开一道彩虹。
  他隐约听见一句话:
  “这是真心的。”

  蓝雨前进得并不顺利,虽然配合好了许多,然而,黄少天作为蓝雨闪耀的王牌,在新秀墙上撞得头破血流。
  黄少天输得不难看,但记者们的利嘴可不会放过他。一个个尖锐的问题直刺黄少天,将他的心扎的千疮百孔。
  黄少天本来就因为输了比赛而自责不已,现在又要面对来势汹汹的记者,纵然他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可面对如此尖锐的指责,想不介意都难。
  幸好他不是独自面对。
  黄少天眼角已经有些发红,嘴紧紧抿成一线,一言不发。
  可眼神却依然锐利如鹰。
  他那双眸里映着喻文州的身影,喻文州挡在他身前,为他挡住一切流言蜚语。
  就像游戏中,夜雨声烦骑士般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一般。
  黄少天突然感觉鼻子发酸。
  幸好发布会已经结束。

  回到蓝雨,黄少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耷拉着头,像只淋了大雨的小狗。
  喻文州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回到他们俩的宿舍,他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拉黄少天,
  “少天,难过就哭出来吧。”
  黄少天浑身一激灵,还想嘴硬,
  “我,我才不难过……”
  可话一出口,却是他自己也不敢听的沙哑。
  喻文州握住他手臂的手又紧了几分。
  黄少天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一和喻文州待在一起,那股汹涌的泪意就这么也止不住。
  他低着头,脑子已经成了一团浆糊,只有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兜兜转转——
  不能在喻文州面前哭,绝对不能。
  鬼使神差地,黄少天想起了自己的特异功能。
  他抬头看向喻文州。
  出乎意料地,黄少天对上喻文州的眼睛,熟悉的感觉却没有出现。
  那双眸还是记忆中的那么深邃,但好像又参杂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少天最后一丝理智,断得一干二净。
  他紧紧扯着喻文州的衣领,浑身都在发抖,大颗泪水尽数打在地上。
  喻文州觉得这泪也打在他心上。
  他抱住了黄少天。

  那天过后,黄少天的特异功能似乎就消失了。日子依然像流水一般,不快不慢,悄悄地流逝着。

  但是那个夏天,喻文州永远都忘不了。
  看着屏幕中的王不留行倒下,荣耀两个大字在屏幕上出现,如此耀眼。喻文州觉得这一切都不大真实。
  一走出房间,便被飞扑而来的黄少天紧紧搂住,“队长队长队长,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喻文州有一瞬晃神,旋即也反抱住黄少天,话中满是轻快的笑意,“对,我们,赢了。”
  很快,蓝雨的其他队员也相继拥了上来,大家抱在一团,语气难掩激动,眼角也不知不觉染上了红。
  当沉甸甸的冠军奖杯捧在手心,纵然喻文州平时冷静如冰山,此时鼻头也不免发酸。
  他不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台下已经成了一片蓝色的海洋,此起彼伏的欢呼呐喊大到快要掀翻场馆。
  他一直坚信这个场景会属于他们,从出道开始。
  他也见到了这个场景,不是梦里。
  他转头看向黄少天,对方也在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着晶莹的光,他从这对眸中看到了自己。
  他微微弯起眼睛,笑了。
  黄少天还是看着他,也笑了出来,明亮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他们就这样相视而笑,一同将奖杯举过头顶。
  场馆里一片欢腾,他凑到了黄少天耳边。
  他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end——